欧罗巴变成欧拉伯之乱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qysecu.com/,欧联

先是英国脱欧,随即法国尼斯发生汽车冲撞,紧接着是准欧盟国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。德国也遭受两起恐袭,先是17岁的阿富汗难民在德国列车上疯狂砍伤17人,慕尼黑随即发生独狼式枪击案,包括枪手在内的10人死亡,凶手为伊朗裔德国人。

防不胜防的爆点式,让欧洲政治家和欧洲人陷入恐惧和焦虑。之乱是欧洲的大患。

战后欧洲追奉文化多元,将接纳移民视为政治正确、道德正义和自由精神的主流意识形态。

问题是,老移民在欧洲并未融入主流社会,他们和他们的后裔依然生活于社会底层。新移民潮的来源更为复杂,除了难民,也夹杂着IS成员。他们和境况糟糕的老移民一起,在IS的圣战鼓噪下,一不小心就会在欧洲各地点燃的星星之火。

欧洲的文化多元和社会宽容很好,但也具有乌托邦色彩。在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存在历史恩仇、现代欧洲和中东北非有着地缘政治冲突的现实下,欧洲对伊斯兰移民的开门迎客,必然会导致冲突。欧洲精英已经深刻意识到这一点,包括欧洲之父莫内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都认为,欧洲建立多元文化的努力失败了。

解决之道,以暴制暴的反恐战争难以治本。剿了基地组织,来了IS;灭了IS,还会有其他的恐怖组织。除了打,还要堵(考虑接纳能力,不要大门洞开),也要查(甄别混入难民中的),更要做好安置和消化,通过社会民生政策的设计,让新老移民真正融入欧洲。欧洲要成为熔炉,恐怕需要很长时间。

是欧洲的现实威胁,欧洲经济也渐失活力。主权债务危机对欧洲、欧盟和欧元区的负面影响持久,现在并未走出危机泥潭。欧联英国脱欧是否会形成连锁反应,欧元区是否会瓦解,这要看欧盟和欧元区是否能够快些实现经济复苏。

即使欧元区负利率的货币刺激政策能达其效,但是欧猪国家对高福利的依赖依然会是欧洲的市场乱源。欧洲社会民主主义使欧洲有了10%的懒汉,欧洲式民主又使各国政府看得见社会顽疾却又难以实施社会改革。民主是欧洲带给人类的宝贵遗产,现在的欧洲民主又成为社会经济发展掣肘,真是莫大讽刺。

欧洲不改革,难以走出危机阴霾;改革不仅遭遇民众街头运动的抵制,也会形成政党倾轧,欧洲的经济难题和社会价值观纠结在一起,要实现转型升级,难矣。

联合的欧洲曾让世人对欧盟刮目相看。后危机时代的欧洲和英国的脱欧,以及的盛行,则让世界惊愕叹息。

准欧盟国家土耳其的变局更使欧洲未来充满变数。这个横跨亚欧的伊斯兰国家,一直希望进入欧盟,但是苛刻的入盟条件,让土耳其一直徘徊于欧盟大门之外。不讨欧盟和美国喜欢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,在一场充满悬疑的未遂政变后,开始大规模清洗异己--尤其是奠定土耳其世俗国家基础的军队、司法和教育三大系统的精英人士称为主要目标。

土国和美欧关系也在朝着坏的方向发展--土耳其一方面要求美国引渡流亡美国的宗教领袖居兰,一方面暂时中止《欧洲人权公约》,并在土国实施紧急状态。

埃尔多安的宗教、外交转舵是向美欧要价的策略,还是从世俗国家转向宗教国家的战略逆转,不得而知。肯定的是,土耳其的反西方和宗教化倾向,将使中东反恐局势更为紊乱,欧洲难民危机更难化解。

欧洲大乱,求治艰难。一个联合和繁荣的欧洲,是欧洲由乱到治的关键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强大的欧盟和统一的欧元区也强化欧洲人的向心力。若移民政策得当,欧联稳健的欧洲市场也能消化掉移民困扰。

欧洲表现好,对于处于世俗和宗教十字路口的土耳其,也能促其作出一路向西的选择。

留下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